第194章 百年仙盟,毁于一旦(1 / 1)

也就是在这弹指瞬间,黑云之下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众人面前。

“我的老朋友们,你们真是不乖,竟连续两次偷走了我的钥匙,这就是你们正派人士的作风吗?”为首的男子厉声而道,饶有趣味地打量着傅琛三人。

“岚非!你好生卑鄙,竟寄生在了子涯身体当中!还谋杀了隋兴和风乘!今日我就要取了你这条狗命!”

于驰见了他,愤火从心中燃起,一个旋转便悬至空中,双手合十召唤出剑图,千把利剑在他的指挥下如霓虹般袭去。

却不料,在利剑快要触及岚非身体时,紧随在其后的那披发之人一个箭步跃上前来,只是一个扬手,便夺去了利剑的灵气,令他们反攻其主。

幸是黎千裳和傅琛及时出手,结出一结界,抵挡住了利剑的攻击,不然这后果,不堪设想。

众弟子们见状,也急忙加入进其中来,以自我灵力一起维持着结界。

“呵,怎么样,我这新宝贝还不错吧,力量可是比二十五年的纵魂丹来得更强些?”

岚非轻迈着步子走上前来,笑看着狼狈的三人,只不过很快,他就将唇角压了下去,脸上暴起根根青筋。

“想不到吧,我岚非回来了,而今夜,就将是你们月空盟灭门的日子!而且整个穗央城,都会和沧源野一样,消亡!”

“岚非!你休想!只要有我们在,你的目的绝对不可能达到!”于驰奋力回驳着,运行着体内真气,试图进行再次攻击。

可在岚非眼中看来,如今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。

他勾起一丝不屑的笑意,双手搭上宁愠舟的双肩,嘴巴凑到他耳边低语:“去吧,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厉害。”

岚非的话,好似蛊惑人心的蛊虫般,在话音落下的刹那间,宁愠舟便狂啸一声,走上前来,一个起跳双手交叉一划,将结界划出一道巨大的裂缝。

“糟了!结界要碎裂了!”黎千裳眉头紧蹙,转身看向傅琛,“阿琛,岚非操控的这具活死人力量实在强大,恐怕就算搭上了我们所有人的性命,也不能伤及其半毫,如今能与其对抗的,唯有琼天老者了!”

黎千裳所言毫无半分虚假,如今他们三人,身体尚未完全恢复,使不出全力来,光是与岚非莫尧二人相敌,都显得吃力。

更何况,他们的对手,还不止他二人。

他们在岚非操控的宁愠舟面前,不亚于是几只弱小的蝼蚁,仅需使劲一捏,便能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。

如今唯一的希望,只能寄托在琼天老者身上了。

傅琛不是不知这个道理,在方才初见岚非三人时,他便暗中动用纸鸢企图传递信息。

但由于宁愠舟的邪气实在太重,抑制住了纸鸢的力量,它才扇动着翅膀飞出几米的距离便被吞灭湮没成灰烬。

当下之计,若想与外界相通信息,唯有一个办法……

“千裳,于驰,我有办法了!既然纸鸢飞不出去,那就靠人!”傅琛边说,眼神边落在身后拿着木棍准备迎战的生一青袍身上。

“你俩先抵挡住,我速速便回!”

他拍了拍与他并肩作战的两人的肩膀,以快步流星之速来到两小仙童身旁。

“听好了,一会我将用玄铁宝剑送你们离开,它会带你们前去琼天派,寻我师父琼天老者。”傅琛握紧住两人的胳膊,神情极为严肃,“它会以最快的速度飞去,到时你俩一定要抓稳了!”

“您放心,您交代的事,我俩就算拼上了命,也会完成的!”

“那就好,速去速回,我们拖不了太久!”傅琛望着眼前的两位少年,又看了看仍处于昏迷的齐卫楠,不由得担心重重拍了拍他们的肩膀,“阿楠应是遭岚非吸取了灵力,才会昏迷至今,这一路上,你们定要好好保护她,我就把她交付给你们了。”

说完,他便把手掌轻放到至齐卫楠额头上,将他本就仅有一半的灵力又挪出一部分传递给了齐卫楠。

“咳咳……”傅琛身体一个踉跄往后一倾,口中吐出一口血沫,生一青袍两人见状,紧忙跨上前想去搀扶住他,可他反倒是扬手拒绝。

“别管我,我没事……我已为阿楠渡入了灵力,她一会便能醒来。”

傅琛捂住胸口处,抑制着口腔中翻涌的腥味,唤出了玄铁宝剑:“时间不多了,别再婆婆妈妈的了,快走吧!”他拔高着嗓门向跟前两人嘶吼。

“嗯!”生一青袍重重点了点头答允着,不敢有半点拖拉,迅速将齐卫楠背起,一起跨上了玄铁宝剑之上。

随即,傅琛三人便掩护着他二人,驾驭着玄铁宝剑,离开了月空盟。

可就在他俩刚飞出盟内,身后便传来了刀剑的碰撞声、厮杀的呐喊声,以及……无助的惨叫声。

生一闻声望去,只见,昔日的人间仙境已被无情的烈火所包围。

火星子窜上亭台楼阁、参天古树,肆意屠杀着盟内万物生灵;黑暗邪气贪婪地吸食着盟内灵气,忘我地吞噬着这片美好。

百年仙盟,终是毁于一旦。

“生一!别看了!专心一心,宝剑飞行的很快,若是掉以轻心,很容易摔下去的!”青袍侧过身,强烈着语气呵斥着身后人。

绒绒雪花伴着缭绕烟雾盖过了生一的视眼,他只觉双眼湿润。

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生一低沉这嗓音回过头了,不再去看身后之景。

子夜时分,玄铁宝剑终于将生一青袍带到了琼天派门口。

但门口看守的弟子见了他们三人后,不但没有追可其为何来此,反倒是主动引着几人进入了派内,似乎在心中对他们几人的身份已有判夺。

在进入大殿后,殿内之景,倒是震惊了几人,不是说殿内装横有多富丽堂皇,而是殿内足足坐满了各路赶者。

碰巧这时,昏迷多时的齐卫楠也清醒了过来,恍惚之间,只觉有多双眼睛在盯着她。

当她彻底睁开眼时,发现自己的预感是正确的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