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老朽号万法居士,来自雪川长城大寒峰【上】(1 / 1)

清晨。

秦衣照旧教导李长逍练剑。

“无名剑诀我都教给你了,已经没什么可以再教你的了。”

“所以从今日起,你可以自主选择离去与否。”

李长逍无精打采的脸上,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忧思。

“老板,这段时间多亏你的收留。”

“我们萍水相逢,你却可以毫无保留的对我倾囊相授,此恩此情,长逍永生铭记。”

“但长逍眼下身无分文,背井离乡,此恩此情,来日若有再见一日,长逍必定偿还!”

秦衣淡淡一笑。

“不必多说,你我相见即是缘分,你能在生命最后关头遇到我,也是你的命不该绝。”

“我只不过做了我应做之事。”

“这套无名剑诀的隐秘,我也和你交代清楚了。”

“我不求你什么所谓的补偿,我只希望你来日莫要辜负我的信任,莫要因此剑诀而引来祸端。”

李长逍深深一躬。

“李长逍生来一世,一条贱命,什么出格的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,但唯独不会背叛朋友。”

“老板对我来说,亦师亦友,有生死大恩!”

“长逍就算死,也必不会辜负老板的信任!”

秦衣点点头。

“好,我信你。”

“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?”

李长逍思考了一下。

“可能不会太久,我在等一个人,他会来帝都找我,届时我便会随他离开……”

秦衣心说:他不是说他无处可去吗?怎么还会有人来找他?

但他也没有多问,他不是一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。

尤其是对别人的隐秘事,他一向抱着不多过问的态度。

“好,那帝都连环案的事情,你打算如何解决?”

李长逍道:

“这个……阿秋已经安排好了,我只需要在适当的时侯露一面,便能解决,后续事宜则与我无关。”

秦衣解决掉和李长逍之间的问题,便来到了前院查看生意情况。

客流一如往日,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正准备找秋棋商量一下造势计划,一个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

“我家少爷想问一下,你们家那块大木板怎么没有悬挂出来?”

木板?

那都已经是两个多月以前的事情了。

这人怎么……

侧过头去看向声音的来源,他眼睛微微眯起。

那是一个年轻人,看起来未及弱冠。

长得眉清目秀,俊逸非凡。

身体看起来瘦瘦小小,但所有力量都蕴藏体内,并未泄露分毫。

体内内息无声流转。

仔细辨认……居然还是第三步的武者。

未及弱冠的第三步,虽然说不上罕见,但数量也绝对不会太多。

因为就算有些人天资够了,也没有培养一个高品级武夫的经济条件。

他口尊少爷,说明他应该是一位家仆。

连家仆的修行资源都能完全提供的家族,必是京中权贵。

他走近两步。

“出了一些岔子,所以那块木板就不挂了。”

“这位客爷想吃点什么?”

年轻人的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。

“你们这儿可有新出的特色甜点?”

……

距离荻花客栈两条街外。

一辆金顶红木马车静静停着。

车内有一位公子哥模样的人,手捧折扇静静等候。

正是云王姜焱。

近日他很忙,朝中政务虽然轮不到他的身上,但边境连连吃紧。

与北境相邻的大齐常年打家劫舍,袭扰边境。

而且根据朝廷线报,近日大齐国隐有调兵遣将的动静,似乎有开战的打算。

连日大朝都在择选征北之将。

这只是目前朝廷麻烦的其中之一。

西境时逢大旱,蝗虫过境,民不聊生。

派出朝廷官员前往西境放粮也是势在必行之事。

此外,与东境相邻的元晋王朝,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大齐国达成了什么共识,居然也有开战的风向。

届时,一旦北境东境同时开战,南境梨江以南的南朝也必不可能甘于人后。

大境很有可能面临三面受敌的困局。

眼下最难的就是选将。

其次就是国库紧张的问题。

即便大靖国作为物华天宝、人杰地灵的中土核心,国库充沛、人口富足。

可依然很难支撑起赈灾,以及三面战争的战损。

这中间有一块极大地亏空。

帝政司近期也在忙相关事宜。

云王有意请缨征北,但在他几个哥哥看来,这是一场可以争权的游戏。

哪一场战争最好打……

派谁的亲信去出征……

根本就不是他能插得上话的。

他的一腔热血居然只能付之空谈。

这让他感觉憋屈的不行。

你们平时争权就争了,我不管,我也无心大统。

但现在我居然连请缨出战也要被你们牵制?

这叫什么事啊!

正安帝也受困于儿子太多的局面,否则这种事情不至于纠结这么久都商量不出一个合理的答案。

也正因为这些烦闷事,他几乎把自己关在了云王府。

下了朝就是待在府中,沙盘推演战局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朝中迟迟商议无果。

这让他他感觉这场风波如果继续这么发展下去,迟早会蔓延至无法掌控的地步……

可现在这时候,他想单独见一次正安帝,陈清利害都办不到。

至少有十双眼睛都盯在他身上。

这日,他实在不愿意憋在家中,准备出来放松放松。

就准备去卢府找卢曦聊一聊。

但空着手总是不好的。

他就想起了大概两个月前的那个播放大幕广告的客栈,想起了那家的刨冰。

觉得这将是自己撩妹的一宝。

他眉头紧皱。

他只能寄希望于这一趟卢府之行,能替他解开心结了……

抱剑撩帘进入车内。

将怀中抱着的木食盒打开,将里面的两份刨冰和两份小甜碗,展现给云王看。

云王咽了咽即将喷出口中的口水,眉头微微一皱。

“怎么只有这两种特制甜点?本王猜测,两个月时间过去,荻花客栈定会推出多种新式特制小点才对……”

“荻花客栈的经营策略应该便是主打特制小点啊?莫非,是本王之前猜错了?”

“这甜点并非主打,那些菜品才是主打?”

抱剑摇了摇头。

“我问过了,他们真的只有这两种特制甜点。”

“而且还是不单独售出,需要与菜品进行搭配的。”

云王招呼车把式前往卢府,捏着下巴思考着。

“我让你问的事情,你可问了?”

“本王前次来到荻花客栈外时,时辰于今日相差无几。”

“可却未见荻花客栈那特色木板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抱剑又是摇了摇头。

“说是出了一些变故,所以没再悬挂。”

云王眼睛微微一眯。

“去查。”

“本王猜测几乎不可能出错。”

“荻花客栈初定策略极有效,可却不知为何突然半途停止发展,这与常理相悖。”

“一定出了什么变故!如果可以,帮他们一把。”

“本王还就不信了,本王出征不成,莫非就连想多吃几种特制小点都吃不到嘛?!”

抱剑微微一愣。

“啊?看来殿下真是非常看好这家客店的美食?”

“我还从未见过殿下对哪家客店,如此上心。”

云王耸了耸肩。

“醉吟楼人称囊括天下美食,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。”

“在本王看来,即便是那四千两雪花银的‘醉吟席’,三百六十五种极品菜色,真要说起来,也还未必比得上这特制小点吃起来有滋味。”

“对了,就算要帮,也绝不能透出行迹,本王不想惹事上身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