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开明的帝后(1 / 1)

京都司衙门里,夜晚,正厅亮着,空荡荡的大厅里,醇王在书案后坐着,李峰低着头在客厅中间站着,时不时的偷眼看书案后的醇王。

两天三夜,醇王不眠不休,疯了一样的寻找,但是毫无音讯。

“我知道的就这些了。”李峰也有些害怕,他好好的在翰林院修订书呢,不知怎么的,就被醇王拉到这里了。

看醇王充满血丝的双眼,好像要吃人一样,他心里确实有些怕。

“你说她当时让你跟唐小姐去哪儿?”醇王强迫自己冷静后,找到重点,抬头看李峰。

“去回疆。”李峰努力的回想着“说她在那里有房产,可以保我们衣食无忧,好像是这么说的……”

“……”醇王闭着眼睛,努力的让自己平静再平静,这样他才能思考,可是怎么都平静不下来,思绪越来越乱。

“那个……”李峰看着醇王的表情,试探的,小声的开口“那个……她,没事儿吧?”

“你说谁?”醇王有些不满的睁开眼看李峰“你说的她,是我的王妃吗?”

“是……是……”李峰有些不知所措的点头,之后看着醇王的怒色又赶紧摇头“不是不是,我只是想问问,她还好吗?”

“……”醇王怒视着李峰,眼里都是不满“我不觉得我的妻子,需要你的问候!”

“不是不是。”李峰吓得摆手,但是还是仗着胆子开口“是……是她的那个娘啊,太……”李峰想了一下形容词,最后还是放弃了,接着开口“我听婉儿说,她说要杀她的是她母亲,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母亲啊,所以说……”

看着醇王的脸色越来越差,李峰的声音也越来越小。

“我……我没别的意思,我只是说一下。”李峰胆怯的说着,小心的擦着额头上的汗。

“我的家事就不劳你费心了!”醇王冷声开口,神色里都是不满。

“当然当然。”李峰紧张的擦着汗,偷眼看着醇王的神色“那……我能回家了吗?静怡跟孩子都在等我……”

“回去吧。”外面有脚步声,睿王从外面进来,对着李峰招手“回去吧,静怡该等急了。”

“好。”李峰闻言,如释重负的喘口气,转身走到一半,又回来了。

“王爷。”在醇王的冷漠脸色里,李峰拱手,硬着头皮开口“对于……王妃这件事,王爷还是不宜声张的好,您不声张,我相信,她一定回来的,她是个善良的人,真的。”

“不用你提醒!”醇王真的怒了,拿起桌子上的折子砸向李峰“让你走你就走,哪有那么多废话!”

“是是是。”李峰胆怯的躬身,转身小跑着出去,醇王伏在岸上无声的闭着眼,努力的平复着情绪。

他不想失态,但是好像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他的心此刻痛的跟碎裂了一样疼,从来没有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,他这么狠狠地痛恨着自己,如果他足够强大,足够有能力,她怎么能不信任他,她怎么会狠心离开他。

“老五……”睿王开口,看着伏在书案上的人,有些心软“她没事儿,你放心吧。”

“……”醇王猛地抬起了头,走出书案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睿王“她在你那里对不对,你说,她是不是在你那里!”

“没有。”睿王摇头,看着醇王的眼睛“她不在我那里,我让她留下来,她不同意,她走了……”

“你为什么让她走!”醇王突然愤怒的揪住了睿王的脖领,恶狠狠的开口“你是故意的对不对,你根本就是故意的,你故意让她走,你故意的,你不想让我好,你就是故意的---”

“老五你冷静---”睿王伸手抓住醇王的手,有些担心的看着醇王的眼睛充血的红,安抚着醇王“你冷静,你安静下来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她是不愿意连累你,她是怕你受伤!”

“我去你的---”醇王突然发疯了一般,挥拳打在了睿王的脸上“黄埔诀,你去死!”

睿王被打的往后退了两步,伸手捂着脸颊,愤怒的抬头,看着醇王,大声呵斥“你疯了,你疯了黄埔醇,你疯了---”

“你去死---”醇王不管不顾的冲了上来,一拳一拳的抡过来,睿王被打了两拳之后也怒了,乱起拳头还手,一拳正打在醇王的左脸颊上,钢铁一样的拳头,顿时醇王的嘴角就流血了,脸颊也肿了。

“老五……”醇王顿了一下,睿王也顿了一下,看着自己的拳头,有些自责的开口。

醇王被打的有些慌神,但是清醒之后,顿时就冲了上去,睿王跟着迎战,两人打在一团。

门外,七王刚进来,看着两人的情形,吓得脸色都变了,赶紧过来阻拦,八王跟十王也冲进来拉着,费了好大的力气,两人终于被拉开,也都被打的鼻青脸肿,特别是醇王,嘴角淌着血,脸颊肿起。

“二位爷”门外,皇后的涨势宫女莲秀带着宫人进来,对着他们福身“皇后娘娘有请。”

…………

凤栖宫正殿,灯火通明,皇后娘娘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醇王,转头看向睿王时,美目里也都是责怪。

“母后。”睿王见状赶紧辩解“是老五,是老五先动手打我的,他一直打我我才动手的,母后,你可不能太偏心!”

“你……”皇后开口,心疼的眼泪也满了眼眶“你怎么能对弟弟下此毒手,你明知道他身体虚弱,你怎么下得去手?!”

“母后!”睿王非常的不服气,伸手指着醇王“母后,我说的您没有听清楚吗?是他先动手打我的……”

“你给我出去!”皇后愤怒的开口,抬手指着外面“你给我出宫去,别让我看见你,你翅膀硬了,胆子壮了,你敢对你的弟弟动手了!”

“母后--”睿王满腹的委屈。

“你给我走---”皇后气的满眼都是泪“你把他打成这样,你怎么不把他打死啊,你索性连母后一起打死了吧!”

“我……”看着皇后的神色,睿王满腹的委屈,转身的跑出大殿……。

“醇儿……”皇后转身,看着满脸是血,脸颊青肿的醇王,走过去,含着眼泪伸手抚着他的伤口“你不要母后了吗?你不想要母后了吗?”

“娘……”所有的无奈跟委屈袭来,醇王伸手抱住了皇后,泪水袭满了眼眶。

“儿啊。”皇后抱着他,抚着他的后背“天大的事儿都能过去知道吗?没有过不去的事儿的,母后相信她,也相信你,终有一天啊,你们会一起过来给母后请安的,母亲相信。但是你得保重啊,你得保重身体,等到你们来给母后请安的那一天。”

“母后……她……”醇王哽咽的开口,被皇后开口制止。

“什么都别跟母后说,母后只知道,只要是你要的,你喜欢的,不管是谁,都是母后的儿媳。”皇后拍着他的背,说的很肯定。

“呵。”醇王破涕为笑,推开皇后,帮皇后擦着眼泪“母后什么时候这样好说话了?”

“瞎说。”皇后轻声责备的看着他,抬手帮他擦着眼泪“母后什么时候不好说话了吗?别人我不管,但是醇儿的事儿,什么都不重要,母后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“……”看着母后的眼泪,醇王突然有些自责,他可以忽略所有人,但是不能忽略眼前这个辛苦养育他的母亲啊。

“所以你得好好的保重。”抚着醇王脸颊上的伤,皇后心疼的直掉眼泪“有的是时间知道吗?留得青山在,才有机会啊,再者,你还有母后啊,你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,母后会伤心的,知道吗?”

“知道。”醇王笑着含着泪水,抬手帮母后擦着眼泪“我知道了,我会的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外面有声音传来,他们转头,看到大周的天子走了进来,看到醇王脸上的上,也惊了一下“老七老八说你们打架了,怎么打成这样?”

“父皇。”醇王过来躬身“参见父皇。”

“别拜了。”皇帝也是惊得张大了嘴巴,因为醇王脸上的伤实在是太严重了“怎么打成了这样,这老四,手上也太没有轻重了!”

“我没事儿。”抬手捂着脸,醇王此刻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了,毕竟是他先动的手,他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脾气,先动的手,老四是被迫还手。

“怎么打成了这样。”大周的天子现在完全没有了皇帝的威严,只是一个心疼儿子的父亲,拉着醇王,碎碎的念着,伸手抚着他的伤口“怎么打成了这样,怎么打成了这样……”

“父皇。”醇王抬手拉住了父亲的手,脸上露出了笑容“我没事儿的,真的。”

“……”皇帝抬头看着醇王,心疼的伸手抚着他脸上的伤口,轻声开口“儿啊,不着急,为父跟你母亲都等着,等着你们来请安知道吗?”

“知道了。”醇王心里软了一下,含着泪笑了“父皇放心,一定会的,孩儿一定能做到。”

“好孩子。”皇上伸手拍了拍他的头要辞官隐退,朕同意了,唐相也说了这个事情,说嫁给你的是唐家的二小姐唐月儿,也是唐相的女儿,既然都是唐家小姐,谁嫁过来又有什么关系,所以,为父不究,你母后也不究,剩下的,就靠你自己了。”

“是。”醇王往后退了一步,对着二位高堂深深地施礼“儿臣代您们的儿媳先行谢过二老,愿二老长命百岁,福寿安康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