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章 纳妃(1 / 1)

慕汐颜的轻纱裙摆在空中飞扬,随着她的舞姿逐渐落下,才刚要收回,又因她旋转的速度逐渐加快而直接飞舞起来,如疾风般转动。

忽然间她脚下的绣花鞋不知何时被她脱下,一双白净的双脚展露在地面上,指甲殷红,步步生莲,动作柔软中又带着武术的刚,令人惊叹。

她的舞姿也许不是最好的,可她这舞的创意和展现出来的效果却令人瞠目结舌。

在大殿中央的她犹如一位衣襟飞扬的的仙女,素肌盈盈,霓裳羽衣,曼妙无双。

全场的人都因慕汐颜的这一舞而震惊,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。

淮阳帝的目光也同样在她的身上,丝毫没有移开半分,而且他内心的震惊更是大于他对这支舞的欣赏。

慕汐颜这支舞的衣裳、舞姿……竟和当年他看见洛瑶的那舞很是相似。

这衣裳相似,他能理解,这舞蹈相似,他也能理解,毕竟一开始慕汐颜就说了她是在岭南学习的这个舞蹈。

而洛瑶本来就是岭南人,这舞蹈相似,无可厚非。

可为什么慕汐颜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感觉,那种跳舞时的专注、认真和自信,以及毫不顾忌他人目光直接脱鞋起舞,和洛瑶也如此相似!

但两人又有差别,又不是全然一样。

除开震惊之外,淮阳帝竟发现自己已经不想将慕汐颜再与洛瑶做对比,留在他心里的印象,忽然就变成了慕汐颜方才的舞姿,而非多年之前洛瑶留给他的那让他记忆深刻,极为不舍的几个画面。

他不知道是不是时间太过久远,所以他开始忘怀了。

但他却知道,慕汐颜如今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心,他今日……一定要接她进宫!

慕汐颜给元珠公主行了一礼,“臣女献丑了,还望公主殿下喜欢。”

元珠这才回过神来,心里虽然很是喜欢,表面也有所流露,但却没有直接表达,而是点了点头,“不错,舞的还可以,本公主勉强接受了吧。等下次,你专程进宫来给本公主再舞一曲,让本公主给你讲讲不足。”

“是,臣女多谢公主殿下。”慕汐颜也不恼,十分谦虚地接受了元珠的提议。

然而反应过来的大臣以及一些女眷家属却开始议论了起来,这慕汐颜在大庭广众之下,而且还是在公主的生辰宴上,在皇上的面前,竟然脱掉鞋袜,将脚露出来,这成何体统?!

于是在慕汐颜刚刚回到自己的席位上,便立刻有人站了出来。

“陛下,方才这慕姑娘一舞,的确惊艳,美丽不可方物。可是臣以为,这女子之德在我晋国很是重要,女人怎可在大庭广众之下脱鞋?慕姑娘毕竟是大家闺秀,这行为实在太过轻佻了!”

“是啊!”又有文官站了出来,“这、这……这是在不成体统!望陛下惩罚,以整顿风气!”

慕华藏坐在文官下首的位置,听见前面两位同僚站出来训斥慕汐颜,只觉得的脸上无光,竟也直接站了出来。

“陛下,这是臣未管教好女儿。不过她已经因一些特殊原因被臣逐出家门,可毕竟是臣养大的,臣恳请陛下,惩罚她!”

慕华藏可是慕汐颜的亲爹,他在皇上面前说这些话,另外原本对此事抱着模棱两可看法的人也不禁站了出来。

平南侯看见这个情景,心里的怒意蹭蹭蹭就蹿了上来。

这慕华藏现在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。

然而他刚刚站起来,还不等他开口,淮阳帝就率先开了口,“慕姑娘舞姿超群,又肯放下身段给公主献舞,公主本来也喜欢舞蹈,这有何不可?”

“朕以为,慕姑娘是真性情,做事认真,不拘泥这些细微的条条框框。方才那一舞,若是真穿着鞋,也就失去了韵味。你们这群人不要这般迂腐,慕姑娘又不是平日里不穿鞋。”

淮阳帝说话带着玩笑的意味,但大臣们也能听出他哪句是认真的,哪句不是。

慕华藏听皇上都这么说了,也不敢再说什么,只能重新坐回自己的席位上。

此时林绍清也从席面上站了起来,“陛下英明。臣亦认为慕姑娘不过是展露自己的真性情,那一曲舞,实在如九天下凡的仙女。”

自打上次围场回来之后,林绍清虽然身上还带着伤,但他依旧坚持参加了秋闱,直接秋闱金榜题名,如今已入朝为官,就在他祖父的麾下,与慕华藏属同僚,不过他更多是谏言,与弹劾不同,只不过是先在此锻炼锻炼。

林大才子也站起来为慕汐颜辩护,如果要比学识这些,林大才子要比在坐的许多人都厉害,所以也就没人再开口。加上还有皇上的话,谁再反对,那就是反对皇上。

没必要为了这么小一件事情,在元珠公主的生辰宴上闹,若是闹了,恐怕皇后一脉也要得罪,简直得不偿失。

宴会终于继续照常进行,又陆陆续续有人站起来给公主献礼,而元珠都有些恹恹的没有兴趣。

太皇太后从方才皇上说了维护慕汐颜的话之后,目光就一直在他身上。直到方才才从淮阳帝的身上移开,心里一直在想方才慕汐颜的舞姿和上一次皇后与她说的话。

她知道皇上对慕汐颜有意,但她没想到皇上是因为洛瑶,才对她有意。如果是这样,她是坚决不允许慕汐颜入宫,更不允许皇上对慕汐颜有一丝一毫的想法。

洛瑶在她心里是一根刺了,一根差点就毁了元灏的一根刺。

所以她不允许还有这样的人出现。

然而太皇太后却发现,皇上的目光时不时就会看向慕汐颜,虽然不是一直在看,但却看得太过频繁了。

而刚才慕汐颜的献舞,她也觉得有些像当年的洛瑶。

虽然那日她只看了一小段,而且时间这么久,已经不大记得了,但不知为何她就觉得像。

淮阳帝不知道太后在想这些,他一直注意着慕汐颜,直到献礼完成,淮阳帝竟然忽然开口,“朕觉得慕姑娘舞姿甚好,之前又治疗太后有功,朕意欲纳其为妃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