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四章 封天珠(1 / 1)

他察觉了三人的惊人实力,其中有两人是极境强者,另一人稍差一筹,但也不弱。

如果不是他有逆天珠子,恐怕现在早就落败了,要被几人擒下,成为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。

“剿杀你们。”

他低喝,脸上浮现一抹狠辣之色,猛地对着胸口轰出一拳,咳出一口鲜血,尽数滴落在封天珠上面。

顿时,这枚珠子璀璨起来了,神光大盛,就仿佛是上古传闻中的东海宝珠,璀璨剔透,可照耀十方海域,将光亮倾撒到世间每一处。

它极为灿烂,亮度惊人,发出的灵压也强横无比,让人感觉像是在面对一种极道武器,心中发悸。

“咻”。

一道粗大金光蓦然冲出,窜上穹宇,像是神虹一般,宝光炽烈惊人。

“轰”。

它在天穹炸开,化成一丝一缕的曦光,飘扬洒下,落到这一方剑之上。

刹那间,这方剑阵中的金色剑气速度更快了,汲取了空中的神曦,威能大涨,就宛如神兵经过了某种淬炼一般,更加锋锐,凌厉。

“咔咔”“咔咔”。

剑的范围在缩波及到了附近的山体,将巨大的岩石切成一块又一块的碎石头。

那些符文构成的太古凶兽也在崩溃,先是被洞穿一个窟窿,然后更多的剑光穿过,将窟窿迅速扩大,成为恐怖吓人的大口子,让巨兽精气消散,将近溃散边缘。

“轰”。

狴犴倒伏,它处在最外侧,抵抗攻杀,庞大的身躯被剑光穿了个通透,重重倒地,将大地都砸出了一个大凹坑。

其它凶兽虚影也差不多,情况只是稍好一些,但也在剑光中受创,精气流失,在逐渐变得虚弱,行动都迟缓了。

“这是什么宝物,竟然这么强。”

天璇圣女美眸闪过一抹异色,不可思议。

“是一种先天灵宝,由天地孕育,吸取日精月华,再经历时间洗练,最终成型。”

姜小白神色沉重,这样说道。

他压力最大,因为,他知道自身与众人的差距。在所有人当中,他的实力最弱,距离极境有一段距离,若是进行生死战,十有是他先陨落。

蒋国语冷然,没有多语,再次动手了,对方的那枚珠子太妖异,强大万分,若是继续战下去,胜利的天平不一定会倒向他们这一边。

“大须弥术。”

黑光四溢,洪波涌起,一道大浪席卷而至,它宛如海啸,能有几十丈,高得骇人。

此外,还有一座漆黑大山坠落,与这一股波浪同时压盖过去,山水并重,要将对手镇压。

“隆隆”。

道音轰鸣,符文攒动,这是道法的演化,祭出的攻杀沉重无比,将势之一字发挥到极点,借助山川、大河的威能,镇压四方。

林凡冷笑,没有半分慌乱,口诵真经,大片符文显化,没入封天珠,让其激射出更多剑气,不断劈斩,将这方剑域斩的到处都是大裂口。

“先杀你。”

他如是说道。

他催动神剑,无视了蒋国语的攻杀,没有做任何防御,径直向对方要害斩去。

这很狂妄,是对自己剑阵的自信,笃定剑光能阻拦下对方全力一击。

“太虚圣教的天骄,杀起来肯定很有快感。”林凡神情阴冷,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,十分恐怖悚人。

“斩你头颅。”

利剑化成了一道金色流光,快到了极致,就宛如彗星扫月一般,威势难挡。

姜小白、天璇圣女都有些变色,感受到了这股仿佛能斩破一切的剑势。

威力太强了,就是一座山岳也能斩断,削成平地。

然而,下一刻,更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。

他们郝然发现蒋国语没有做任何抵挡,连一道防御光幕都没有祭出,依然在攻杀,像是要置死地而后生,与对方拼命。

“不要命了吗。”

姜小白失态,难以淡定。

这太莽撞了,危险到了极点。

对方没有防御,是因为有剑光阻挡,有信心能拦下一切攻杀。蒋国语可不一样,他身边可没有任何阻挡

金色神剑太快了,后方而先至,斩了过来。

“锵”一声巨响,它撞到了一座大鼎上。

大鼎浮现,三足两耳,厚重无边,像是一座巍峨大山,十分沉重。

“道鼎!”

姜小白与天璇圣女侧目,不可思议。

他们根本不清楚对方是何时做的准备,明明没有任何动作,但在关键时刻却将道鼎祭了出来,挡住了必杀一击。

除此之外,他们对蒋国语的宝物之多也感到惊奇,发现这是一个真正的大家族子弟,身价之丰厚,同辈无人能出其左右。

一般人与之差太远了,压根就不是一个级别。

就算是他们也不能比,他们平时也就三两件灵具傍身。而蒋国语呢,光是刚才祭出来的都不止三件,而且个个威能十足,强大无匹。

没等他们惊叹,下一刻,蒋国语祭出的大须弥术杀了过去,冲破了无数剑光,到达了林凡身前。

这一次是真正的大杀招,乌光迫人,有符文环绕,恐怖无比。

蒋国语故意卖了个破绽,然后以这种神通攻杀,为的就是一击建功,将对方重创。

“哗啦”。

黑色的波涛汹涌无比,无数符号在天空蔓延,形成了一条巨大的虚空河流,浪头滔天,接天连地。它灰蒙蒙,像是一条时间长河,流转神异法则,将所有光剑都湮灭了,一个浪头拍击过去就化成了灰粉,什么都不剩下。

“怎么可能。”

林凡变色,难以置信。

他很清楚这个剑阵的威力,一旦激发,那些剑气的威力将成倍提升,更不用说他还吐出了一口鲜血,将剑气的威力再一次加强了。

结果就是这样,那些剑光还是溃散了,无法抵挡漆黑波浪分毫,像是腐朽不堪的墙壁遇到了洪水,一个冲击就倒塌了,成为废墟。

“嗡”。

就在他惊骇的时刻,大须弥术显化的另一座大山也镇压了过来,它很巨大,气势磅礴,宛如巍峨高耸的太古神山,看不到边际。

山岳从天际降落,恐怖绝伦,给人一种逃无可逃的感觉,就像是传闻中西方佛主的掌中佛国,一记大神通压落,就是圣人、神人也要被镇压,无法幸免。

“隆隆”。

须臾间,大浪拍击而下,像是瀑布垂落一般,冲击力凶猛,让人心悸。

庞阿大山更是可怖,将光线都遮住了,下方一片阴影,林凡就处在正中央。他与大岳相比,就像是一只蚂蚁,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“啊!”“吼!”

林凡怒吼,敌人的灵术攻杀到了面前,他也不得不做出应对了,拼命催动封天珠,将那十余柄神剑悉数召了回来,化成一柄巨大无比的绝世神剑,向天穹之上斩去。

他发丝披散,神情凶戾,宛如一位真魔,恐怖吓人。

此际,他也在拼命,仓促之间难以祭出道术,只能疯狂催动逆天珠子,借此与对方硬拼。

“轰隆隆”。

“轰隆隆”。

这里扬起了大片烟尘,黄尘弥漫,同时掀起一股狂风,飞沙走石,将附近的树木都吹得折断了,重重倒伏在地上。

大地在开裂,缝隙密密麻麻,靠近对决地方的一些石块更是爆碎,化成小石子,向着四方溅射。

神光爆发,气冲霄河,这一地发生了大爆炸,大地在颤动,天穹都仿佛动摇了,让人惊骇。

许久,这一次对拼才结束。

蒋国语气息减弱了不少,动用了这么一次大神通,灵力被抽空了大半,战力自然无法再保持。

至于林凡,他所在的地方已经成了一处深坑,凹陷下去了丈许,光是看着都让人感到一股骇然。

“结束了吗?”

大晋皇子惊异,心中不可置信。

蒋国语竟然能祭出这么强的神通宝术,这绝对达到了极境,是一种大手段,足以镇杀一切。

天璇圣女美眸中也闪过一抹异彩,难以相信,对方的道术竟然强悍如斯,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。

“结束?你做梦!”

林凡从凹坑里出来了,浑身泥泞,十分狼狈。

他受伤了,在咳血,气息衰减了不少,不过却更凶戾了,宛如一头受创的鸠虎。

“要结束也应该由我来,把你们斩杀,然后将头颅串在一块。”

他以秘法压住了伤势,声音森冷,就像是一个魔子,体表的符文都呈现出黑褐色,煞气交织,气息十分阴郁,给人一种魔气滔天的感觉。

他有封天珠,神能无量,光是依靠这种灵具就足以横扫同阶。结果,他却受伤了,这简直是一种耻辱,让心中他恨的要发狂。

这不应该,他自身实力强绝,石珠更是威能惊天,两相配合,相宜得章,应该无人能敌才对。

“你必死。”

林凡冷冷道,像是一头凶兽般煞气惊人,下了断言要灭杀蒋国语。

他依然自信,因为,刚才若不是他太过自大,大须弥术即便再强也伤不了他。那是封天珠,号称齐聚五行,连苍天都能封印的无上神珠。它是道术克星,符文在它面前会削减九成威力,一旦遭遇,就算是真龙秘术也要折戟,起不了作用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