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三章 假装流火然后当众食屎怎样?(1 / 1)

陆水前往了剑意池。

对于之前的那个南川,他没有太在意,不过对方倒是挺热心的。

很快陆水就来到了一处结界前,这个结界中,有一些无上剑意的气息。

“剑起进入过了?”

他仔细感知了下,这里的无上剑意都已经开始接近雏形。

除了剑起,其他人办不到。

肉食花倒是也能做到,但是需要它具备灵智,又或者有人引导。

“少爷,这里应该就是分界线,能进去的人,就是剑一峰真正想邀请的人群。”真武在一边开口说道。

他们少爷自然可以进去,但是他们也知道少爷不一般。

所以进去可能会引起一些轰动,作为随从,真武觉得需要提醒一下。

提醒的比较隐晦。

陆水看了下结界,没有说话,迈步走了进去。

真武真灵立即跟上。

他们三个成功的进入了结界。

刚刚踏进结界的瞬间,陆水就感觉到了一股凛冽的剑意。

这剑意从高空落下,仿佛压的人站不稳。

陆水有些意外,不过这剑意对他没有什么作用,倒是真武真灵在感受到剑意的瞬间,立即抬手握剑,而后靠着剑驻地而立。

陆水转头看了真武真灵一眼。

接着又转头看了眼其他地方,他发现很多人都是苦苦支撑着站立,有些人干脆坐在地上。

能行动的凤毛麟角。

陆水:“……”

然后他拿出了七鳞龙吟剑,接着把剑插入地里,双手抓着剑柄,身体斜了过去,靠着剑站立。

真武真灵:“……”

陆水这次用的可是真名,所以要保持正常的样子。

如果可以,他挺喜欢戴面具来。

“说起来,剑一峰有邀请流火吗?”陆水心里闪过一丝疑问。

如果有,那流火的邀请函呢?

有了这个疑问,陆水本想问问真武。

只是还没有开口,他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坐了下去。

“不行了,站都站不起来,怎么去前面拿那柄亥巫剑?

真的有人可以拿到吗?”一位青年坐在地上,无奈的说道。

“谁说不是呢?不过对我们修为也是有帮助就是。

我们越是反抗,剑一峰得到的就越多,我们的好处同样越多。

如果我们真的走到了最前方,那么有一定可能本身好处就强于亥巫剑。”有一个年轻人坐在地上。

他们好像很娴熟的样子。

陆水看着两个人,就大致知道怎么回事。

剑一峰为了无上剑道,只能用剑意压制众人,这些人想要起来,就得用悟到的无上剑意反击,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种历练,对本身修为也有好处。

至于亥巫剑大致就是个小彩头。

毕竟也不是什么好的剑。

亥巫剑,源于远古时期,斩过无数妖兽,以妖气铸剑,杀伐气息可惊四方,近妖似邪称之为巫。

陆水听说过这剑,只能说比他手中这柄还要一般。

随后陆水抬头看了看上方的剑意,他感觉自己来这里,对剑一峰没什么帮助。

毕竟这剑意压制不了他。

“不是的,我觉得亥巫剑是为特殊的人准备的。”交流声又一次响了起来。

这时候又坐下了不少人。

此次开口的是一位仙子。

“什么意思?”有人好奇的问道。

“说实话,我们这些人是什么情况,自己心里清楚。

亥巫剑这种宝物,给我们我们也驾驭不住。

最主要的要走到头,我们在无上剑道一二层蹦?的人,有可能吗?

这里可是对标无上剑道。

我说的这么清楚了,你们懂吧?”那个仙子开口说道。

所有人都是一愣,然后想起了无上剑道的情况。

“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,在剑一峰我好像隐约听到有人说,剑一峰邀请了一个了不得的人。”有人开口说道。

了不得的人?

在无上剑道中,非要说了不得的人,那就只有一位。

“你不会是说那位吧?”

“隐天宗少宗主…”

“流火?”

所有人面面相觑,如果真的是这位,那么没有人有勇气去争那柄亥巫剑。

或者说,流火来了,那么那柄剑必定是流火的。

没有为什么,就因为他是流火。

很少有人见过流火,但是流火几乎代表着传奇,代表着神话。

这么多年来,整个修真界都没有出现过这等人物。

天骄之名早已不能彰显流火的可怕。

他早已走在所有人前方,是年轻一辈无法超越,无法直视的传奇。

“可是,会来吗?”有人不太相信。

流火真的回来吗?

为了一柄剑,还是为了剑一峰的谢礼?

要知道,在他们的感觉中,流火真是什么都不缺。

共享道藏,无视无数机缘造化,他所过之处,只有他给别人造化,从未有他拿他人造化。

这种境界,就是老前辈都自愧不如。

这时候有人举手:

“我好像听说流火同意了。”

听到这句话所有还有余力的人,都往声音源头望了过去。

陆水自然也是望了过去。

听到有人谈论流火,他还是可以听听。

尤其是,流火什么时候同意了?

陆水发现发言的是一位少年,他看到很多人望了过来有些紧张,不过还是开口道:

“我听一位剑一峰的朋友说的,听说这一两天就会来。”

“真的要来?”有人有些吃惊。

但是更多的是惊喜。

近距离观看流火,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

陆水转头看向真武真灵。

真武真灵摇头,他们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

陆水回过头,而后坐了下去,装站不稳也挺累的,还不如直接坐着舒服。

现在他在好奇谁会假冒他,要知道这里可是剑一峰。

假冒他要是被拆穿了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下场大概挺凄惨的。

之后陆水就没有去多想,等流火真的来了再说。

只要不拿流火马甲做一些令人不齿的事,他倒是乐意在一边旁观。

要是有人敢拿流火马甲当采花贼,他能千里追杀对方。

慕雪那里遭不住。

陆水坐了会,感觉挺无聊的。

在这里他走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其他人大多数都没能走几步。

前方也就寥寥几人。

所谓的亥巫剑,看都看不到。

真武真灵倒是很努力的站着,这对他们来说就是磨炼,没有错过的理由。

现在他们已经开始适应最边缘的剑意,虽然没法走两步,可不至于站不住,比绝大部分人要强许多。

无聊了片刻,陆水拿出书开始翻看,确实也是看书的好地方。

当然,也不是一直就这么看下去。

三天,三天这里还不结束,且一如既往的无聊,他就回去。

顺便去接慕雪。

主要还是慕雪,他不想让慕雪等久。

毕竟久了,慕雪可能自己过来。

――――

雷鸣山脉。

这里有佛光若隐若现。

佛光下面有个小山丘,山丘边上有个被遮掩住的石门。

门上仿佛有一些字若隐若现。

哗!

一道佛光闪过,在石门的上方出现了三个字,佛光消失太快,字迹不清。

一时间无法知晓这里是什么地方。

哗!

哗!

此时石门上面的佛光出现的次数开始频繁了起来。

随着佛光的出现,石门上开始掉落石块。

当石块掉落的时候,呈现出来是精致的木门。

哗啦!

石块掉落越来越快,整个木门在极快的时间,完全呈现了出来。

当木门呈现出原来样子的时候,木门上方的字迹也彻底清晰明了:楼罗寺。

咯吱!

木门被人从里面打开。

当门缝出现的瞬间,金光四射,佛光弥漫。

整个山脉陷入了寂静,所有生灵都匍匐在地。

仿佛有什么未知的存在出现了。

这个异常持续了好一会。

最后光芒散尽,佛光平稳。

楼罗寺大门已经被彻底打开,而开门的是一位和尚。

这和尚看起来庄严肃穆,但是其眼下有道伤疤,这伤疤为他添加了一丝凶意。

楼罗古佛,从无尽的沉睡中苏醒。

他没有选择开启来世,所以实力受损并不严重。

虽达不到巅峰,可也不是芯火古佛可以比拟的。

可以说他是目前,所有远古中,同等级保全实力最多的一位。

仙庭星司,战神,以及神众太阳神,冰海女神,光明神,没有一位可以跟他比拟。

这种方式伴有风险,一旦楼罗寺出现意外,很可能身死道消。

但是他没有出现任何意外。

楼罗走出了寺庙,他一步步走在山林中,他的周身开始凝聚佛光,力量在一步步的复苏。

当他走在小河之上时,他的力量已经顺畅了起来。

佛光不再外溢。

力量归于平静。

沉默了片刻,楼罗看向天际。

“苦海佛门已经开启,看来有其他古佛先一步苏醒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我就走一趟道宗。”

“这次不能让剑一传承误事。”

楼罗的声音缓缓传了出来。

而后他一步迈出消失在小河之上。

此时雷鸣山脉才恢复了正常。

道宗上空,楼罗的身影缓缓出现。

只是当他刚刚出现在这里时,他就感觉有人从道宗出来了。

很快一位老者出现在他前方。

“敢问施主,这里可是道宗?”楼罗宣了句佛号,问道。

道宗老者看着楼罗,平静道:

“是,大师有事?”

楼罗面色不改,开口道:

“那为何不见剑一传承?”

道宗老者眉头皱了起来:

“我不明白大师的意思。”

楼罗沉默了片刻,随即有了明悟:

“原来如此,现在的道宗不是剑一的道宗。”

“大师什么意思?”道宗老者开口道。

其实他也听说过剑一,尤其是无上剑道的时候,他也是收到了消息。

可是始终没有查到道宗剑一这个人。

可这个和尚的话,让他有了一些的认知。

道宗,是剑一的。

“既然已成过去,自然没有提起的必要。”楼罗宣了句佛号,告辞道:

“多有打扰。”

话音落下,楼罗便消失在原地。

他打算观察一下现在的修真界,而后回苦海佛门,坐镇苦海佛门。

他相信有他坐镇佛门。

仙庭跟神众必然处于弱势。

届时佛门可光明正大入世发展,争取其他人更快归来。

而神众跟仙庭依然有着巨大的限制。

道宗老者看着楼罗消失,眉头皱了起来。

“佛门的人吗?”

之后道宗老者便消失在原地。

他能感觉到对方没有前往太远的地方。

道宗老者觉得,这和尚要是能去拜访一下陆家,就再好不过。

――――

“你真的要去剑一峰?”

火车不敢开的丛林中,魔修禾雨叶看向历千尺问道。

“去见见世面,又没什么不好。

打不过逃总是没问题的。

而且我们也算感悟过无上剑道,问题不大。

最主要的是……”历千尺挥了挥手中的邀请函道:

“我们是应邀前往。”

“那是流火的。”魔修禾雨叶说道。

历千尺从储物法宝中拿出了面具,接着戴了起来,很快他的身影直接被黑袍笼罩:

“现在,我也可以是流火。

要实力有实力,要神秘有神秘。”

魔修禾雨叶:“……”

她很想问问,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分头外出。

还不是因为流火惹了仙庭,可能连累到他们。

现在食屎的居然主动扮成流火。

跟送上门有什么区别?

“不要误会。”历千尺认真道:

“流火可以惹了仙庭拖累我们,我们为什么不能帮他跟剑一峰打打交道?

礼尚往来。”

“剑一峰有狗吗?”魔修禾雨叶问道。

“这个问题,有些难度,进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历千尺有些为难道。

魔修禾雨叶同样带上了面具,而后黑袍袭身。

“对了,我用什么身份?”魔修禾雨叶问道。

“当然是随从了。”历千尺说道。

魔修禾雨叶:“呵呵。”

以他们目前的情况来说,本就应该在到处逛。

所以来剑一峰,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大事肯定是不敢惹,剑一峰可不是普通势力,他们乱来容易有去无回。

小打小闹,问题就不大。

食屎的,大概又是来骗吃骗喝。

――――

陆水在原地看着书,真武真灵已经轮流往前走了一些距离。

他们都是一个人在陆水边上保护,一个人往前磨炼自己。

五阶对他们来说,还有点远,但是经历过这样的磨炼。

五阶就会越来越近。

他们少爷已经不知道升了多少级,他们却迟迟还未曾踏在五阶边缘上。

有愧少爷栽培。

要知道,他们遇到了多少机遇。

茶茶小姐都一下子三阶,他们还在四阶蹦?。

别到时候茶茶小姐都四阶了,他们还没有五阶。

不过他们有些好奇,他们少爷会什么时候踏进五阶,应该很快了吧?

到时候要是还能看一次他们少爷渡劫,那真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。

他们现在想起陆水渡劫,依然会有种浩大澎湃的感觉。

简直就是奇迹。

许久之后,陆水抬头望了一眼。

“这就天亮了?”

陆水感觉看书的时间过的好快。

修为进展也很迅速。

他一时间都有些不想离开。

在这里坐三天,他觉得见到慕雪前,就能成功晋升46。

远处惊海一直在注意陆水。

他发现,陆水真的是一动不动,就在那边看书。

“陆少爷就是过来玩的吗?”惊海心里有些好奇。

不过他又仔细想了想,陆水的天赋好像非常有限,想在这里行动确实有些难为他。

之后惊海不再过多注视,而是继续往前走。

流火会来的事,他自然是知晓的。

所以他还要关注有没有隐藏起来的人进来。

他见过流火,就是不知道流火是否还记得他。

那时候他是真的没想过,流火会如此大放异彩。

轰!

突然惊海感受到了一股力量余波。

他有些惊讶,而后立即看了过去。

然后他看到力量源于前方一位仙子,是一头短发,神情淡然的仙子。

“天生空明心,羽涅师妹未来真的不可限量。”惊海心下有些惊讶。

这突然的变故自然是惊到了不少人。

“这是无上剑道所得造化超越绝大部分人,才会出现的共鸣?”

“不仅仅如此,重点在于感悟,她理解的透彻。”

“话说她是谁?”

“道宗羽涅,这你都不知道?”

“很厉害吗?我家有个姐姐,不对,有个妹妹更厉害。”

“那是你不了解道宗羽涅,整个修真界,同龄仙子,没有一个人可以超越她。

就是剑一峰剑落仙子都弱了一筹。”

其他人没有反驳。

东方晓晓也没有开口反驳。

一群没见识的家伙。

道宗羽涅再厉害,能二阶御剑飞行?

能十八岁就能晋升三阶?

不说三阶吧,就御剑飞行,她家茶茶可是惊的全族人掉了下巴。

太强了。

她觉得茶茶对御剑飞行可能有什么误解。

陆水没有在意,他看着书在思考一件事。

他在想,如果他在这里直接坐到了五阶会怎样?

慕雪杀过来的可能性大不大。

当然,也就只能想想,就算慕雪不过来,他也不会让慕雪等待十多天。

让慕雪一直等待着他,不是他愿意看见的。

他无法忍受自己不去回应慕雪的等待以及期盼。

慕雪想见他,他就会努力回到慕雪身边,慕雪需要他,他就一定会站在慕雪身边。

不管有多远。

大概慕雪也会这样想吧。

然后容易发生,a去找b,b同时去找a,一个用飞,一个坐车,最后a不见b,b不找不到a,悲剧就发生了。

由此得出,出发前,应该联系好见面地方。

陆水摇头,不再多想没用的,而是继续勾勒天地阵纹。

只是刚刚勾勒到一半,边上就出现了骚动,接着一股更强大的力量气息传了过来。

这里陆水抬头望了过去,因为太强了。

其他人也是下意识望了过去。

这一瞬间他们看到了两个人,两个身穿黑袍的人。

他们一进来,这里的剑意就有了极大的扩充。

不仅仅如此,他们一进来就与剑意发生了冲突,仿佛强者较量。

那种感觉让所有人都有些难以直视。

“喂喂喂,这谁啊?我怎么感觉在他们面前,显得有些渺小。”

“看不见容貌,又强大无比,还能让无上剑道扩充这么多,你觉得会是谁?”

“不,不会吧?

真的来了?”

所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。

因为大家都想到了一个人。

隐天宗少宗主,流火。

陆水有也非常好奇的望了过去,这一看让他有些意外。

“这么强?”

是的,他能直接感知到这两个人根本不是普通的修真者。

就是入道在他们这,都不够看。

“这种强者冒充流火干嘛?”

陆水不是很理解,他们自己的身份,应该比流火还用才是。

流火也就名头大一些,强者不一定看得上流火这个人。

或者说不一定会知道这个人。

但是修为是实打实的,没有人敢小看。

当陆水在观察这两个人的时候,突然感觉那个人流火似乎有些察觉要转过头来。

“被发现了?”陆水心里有些意外。

不过他并没有慌张,而是改变了些目光。

随后那个流火确实望了过来,只是没有目标的查看。

“真是敏锐,隐天宗的高层?”陆水心里有些猜测。

这种修为,还有流火的邀请函,外加察觉到他的目光,只有隐天宗高层最为可能。

“咦?”陆水心下有些意外,他感觉那个流火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。

“应该是客户名单的缘故。”

只有这样,对方才有一定的理由关注到他。

同样,从对方的目光中,陆水也更确定对方是隐天宗高层。

不过对方这种强者,居然会闲的冒充流火,是陆水怎么也没想到的。

……

“怎么了?”魔修禾雨叶传音问了句。

“感觉刚刚有人在打量我们,但是没找到目标,不是错觉,这里可能隐藏着强者。”历千尺开口说道。

他不是很在意,大家都是假装弱者进来的。

互不干涉就好。

不再纠结这个,历千尺又一次传音道:

“你猜,我刚刚看到了谁?”

“附近有狗?”魔修禾雨叶传音声有些冷漠。

不过她也没尝试找出打量他们的人。

食屎的虽然喜欢骗吃骗喝,但是有些方面,确实有过人之处。

比如找屎比较容易。

“是陆家少爷陆水,等这边的事结束,我就去会一会他,让他感受一下流火的压力。”历千尺传音道。

魔修禾雨叶倒是没说什么,陆水可是他们宗主送上秘鉴的。

接触一些确实也算应该。

请记住本书域名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