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攻打庄园(1 / 1)

太阳已经西斜,阳光照在身上的温度大大下降,司马万山的保镖一直盯着司马万山,闻言都毫无声息地走过来;他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司马万山做过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不能让司马万山受到伤害,哪怕是面对着名动天下的杨志。寺内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,寇一毫不客气地一声令下,司马万山所有的保镖都被战士围住,刀剑的寒光让无漏寺有了几十年不见的生机。

“钱庄的麻烦不小了,还要加上一条袭击官兵吗?”杨志望着司马万山愤懑的样子,估算着刘家庄园那边的动静说:“刘延赞有你这样的生死之交,是他的运气。我给你一个最后的机会,现在去告诉刘延赞,不会有什么样的奇迹出现,让他通知汴梁,五天内那些人要回到长安;要不然,我也会给他一个惊喜。”

司马万山却是摇摇头:“刘延赞与我是朋友,但他这事儿,可真与我无关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从司马万山的角度看,杨志这不是好意,是在想方设法把自己和刘延赞串在一起;司马万山可不愿意这样稀里糊涂地被坑,一句话把自己排除在外。杨志耸了耸肩,司马万山这样想,他当然不会再去做什么好人,也不会浪费时间,立即吩咐蔡庆:“发出信号。”

蔡庆答应一声,出去就点燃了一只军用焰火,斑斓的色彩在火药的加速下冲上了天空。

刘家庄园外持续混乱的场面让老钱的心沉到了海底,他要还看不出双方今天是不死不休,几十年就是白活了;老钱明知道自己的话不起作用,但只能不断地在人群里劝阻,很快就被村民打倒,还被狠狠地踩了几脚,有一脚正踩在老钱脸上。老钱疼得哇哇乱叫,仰面看见远处焰火升空,随即就觉得大地在颤抖,一阵阵马蹄的震动,从几个方向奔涌而来。

村民们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,老钱脸上的脚消失了,老钱爬起来的时候,看见数以百计的骑兵围了过来,蕃兵已经仓皇而逃,村民们都战战兢兢地被关士度押到了一边。一名骑兵接过关士度的公文,再次到庄园门前要求开门,在管事的不同意后数到十,官军立即发动了进攻。

这些官军一看就是上过战场的,队形的变化很娴熟,奔跑中就在拉弓射箭,几支火箭射到吊桥的粗绳索上,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绳索烧断,吊桥掉落地面;刘家的管事带着家丁上了墙,说知府没有资格搜查刘家。为首的军官大吼道:“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,进攻。”

数以百计的火箭射入庄园,在弓箭手的掩护下,五骑冲到庄园门口,用霹雳雷炸塌铁门两侧的土墙,硝烟中铁门摇摇欲坠,被一名士兵一狼牙棒砸倒,官军的骑兵呼啸着杀进庄园。老钱颤巍巍地跑到关士度面前,几乎要跪下了:“关爷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关士度摇摇头:“原本只是要抓几个人回去调查,现在看,刘家完了。恐怕不止刘家,到了这一步,香火情就彻底断了,游大人也只能做抄家灭族的知府了。”

不管刘家有多大的能耐,在这一刻是毫无还手之力了,老钱看到大约一两千的步卒从四面八方涌来,自然晓得官府的这一次决心有多大。田野离到处都有人在奔跑,就连三个村庄都一下子被包围了,庄园里的战斗还在继续,刘家的护卫和家丁企图守住庄园,但是越来越多的官军杀入庄中,庄园里已经是一片火光。

司马万山看到了那冲天的火光,甚至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霹雳雷的爆炸声,面色惨白地问道:“凭什么?”

“凭刘光纯留下的记事本和账本。”杨志声音平和地说:“仵作已经证明刘光纯不是自杀,我们搜查了商号与刘光纯的住所,就在刘光纯住所不远处有一个堆杂物的茅草棚,我的人在那里面发现了刘光纯的秘密。兴许是这件事拖得太久,给了刘光纯足够的准备时间,让他记录下了那些秘密,经查证,刘延赞等多人与金人有买卖关系,以前是人口,现在是铁矿石;我们已经找到了那个铁矿,密捕了负责走私的人,他已经供认不讳,现在一条线上的人都已经落网。”

“刘光烈、刘光世不会善罢甘休……”司马万山忽然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,长安在定北军的把持下,根本不会给汴梁那边人面子,刘光烈兄弟就算不肯善罢甘休,难道还能杀到长安来;杨志揭开了这个盖子,两人连是否能保持兵权都是一个问题,哪里还谈得上报复。就算是两人想暗地里动手,但是对上杨志这样的人,能不能得手根本不敢说。

司马万山示意保镖动放下武器出去,喘了口气问杨志:“为什么要赶尽杀绝?”

“他们刘家这些年凭什么良田万亩,多少村民和商人送了性命,难道你一点都不知道?他们与西夏、金国勾结,就是该死。”杨志顿了顿说:“我现在要关于刘家还有上次那个名单上人的证据,希望你的钱庄提供他们的交易流水。”

司马万山清楚,自己被抵到死角了,他只要交出去,杨志很可能根据其他线索把一大批人拉下水;司马万山仍不死心,试探着问道:“刘家庄护卫加壮丁近千人,还有各种各样的道路布置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杨志毫无表情地说:“我手下的军队连西夏的埋伏都能破掉,这点算是什么。况且魏德礼经常去刘家庄园拉货,他熟悉一路上的标记;还有铁矿上的人,也是每个月都往刘家送铁矿石,从另外的角度证明,刘家参与了这两边的事情。我相信刘延赞有壮士断腕的决心,证人账目都可以销毁,但是在庄园里的铁矿石、武器、银两应该来不及,如果司马老板还想赌一赌运气,杨某奉陪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